日期

總集類
別集類
詔令奏議類
詩文評類
詞曲類
,而后十日乃死。病得之酒。所以知赵章之病者,臣意切其脉,脉来滑,是内风气也。饮食下嗌而辄出不留者,法 五日
死,皆为前分界法。后十日乃死,所以过期者,其人嗜粥,故中藏实。中藏实,故过期。师言曰:「安谷者过期,
阳七哀诗》注。)

然人形性,同于庶类,劳则早毙,逸则晚死。(《意林》。)

淳于意诊赵章,谓其命在 五日,
后至七日乃死。章嗜粥,内脏充实,故得延日也。(《北堂书钞》未删改本一百四十四。)

颍川郤俭能辟谷,
卷八

徐陵(三)

与王僧辩书

   太清六年六月五日,
孤子徐君顿首,昔者云师火帝,非无战阵之风,尧誓汤征,咸用干戈之道,至于摇山荡海,驱电乘雷,歼厥凶渠,
帝纪上》)

  五百家为乡,正一人;百家为里,长一人。(九年二月丙申)

  人年五十,免役收庸。 (十年六月辛酉)
  天下死罪,诸州不得便决,皆令大理覆治。(十二年八月甲戌)

  坐事去官者,配流一年。(十三 ……,形骸所待,有须资给。其五岳之下,宜各置僧寺一所。(《释藏》云二,《历代三宝记》十二)

改服色诏 (开皇元年六月癸未)
  初受天命,赤雀降祥,五德相生,赤为火色。其郊及社庙,衣服冕之仪,如朝会之服,旗帜牺牲,尽令
香气氛氲,沙门及经生道俗等,并悉俱闻。当夜雨宝屑天花,芭蕉枝叶,棕榈茎干上,人皆拾得,大小如前无异。 仁寿二年六月五日夜,
仁寿宫所慈善寺新佛堂内,灵光映现,形如钵许,从前柱绕梁伏,众僧睹见。 仁寿二年六月五日夜,
雨银屑天花,琵琶叶上,及馀草头上落地。仁寿二年六月八日,诸州送舍利沙门使还宫所,见旨相问慰劳讫。令九
  夫南风之信,风轻浪平,将士无晕眩之患,且居上风上流,势如破竹,岂不一鼓而收

全胜。臣见督臣坚意难以挽回,故聊遣赶绘快船二十三只,令随征总兵臣董义、投城总兵臣曾成、提标署左营游击事臣阮钦为、并各镇营千把等官领驾,前往澎湖瞭探贼息。据其回称:义等奉令遵于六月初四日午刻,从古雷洲开船, 至初五日未时
到澎湖猫屿。时各船未便轻进,湾泊花屿前。至于初六日黎明,率各船由虎井过狮屿头,瞭见刘国轩贼艘,盛俱 …… (第 14 页)
  是役也,逆贼盘踞海岛四十馀载,荼毒生灵,蹂躏版图,致廑皇上宵肝之忧。臣体圣衷,誓必灭此净尽,故虽带伤负创,贾督扑剿舟师,自十四日深入汪洋巨浸之中,水天相连。稽古以来,六月时序,澎湖无 五日
和风,即骤起飓台,怒涛山高,变幻莫测,三军命悬,悉听之天。今抵澎湖旬馀日,海不扬波,俾臣得以调度,七 (第 34 页)
溪放水,道路尽为泥泞,即便收军。初三日夜,贼人又来偷劫营盘。因派有弁兵各处预伏,一闻响,贼遂惊逸。 初五日
早,探得贼目庄大田现在南潭,令其夥匪千馀人到府城大北门外十五、六里茑松等地方,聚党焚劫。臣等带同副将 (第 380 页)
  十二日(丁丑),常青、恒瑞同奏言:十四日,接据柴大纪等禀:逆匪自豆庄杀散以后,复纠合大武、哆啰啯各匪,意欲攻踞盐水港,以绝县城粮饷。刻下诸邑四处,皆为贼匪把截,惟盐水港一路可通郡城,必须保固。现在安兵一千馀名,拨游击杨起麟统领驻劄;又拨千总陈邦材带兵二百名,驻防鹿仔草,与盐水港犄角。 初五
、初七等日,连败贼匪。初九日,探得贼匪攻鹿仔草,随派游击李隆带领队伍义民一千三百名,前往夹攻。行至竹 …… (第 401 页)
守。兹闻笨港汛,于本月初一日被贼攻陷、焚烧各庄。初十日,又攻围鹿仔草。查鹿仔草离盐水港止隔十数里。于 初五
、初七、初九、十一,连日分路围攻盐水港,杨起麟等竭力杀败贼匪。但盐水港附近四围庄社,皆被贼陷,惟存盐 (第 402 页)
屡次打仗,均属奋往,可当一面,随拨把总陈国忠带兵二百名赴盐水港换回。游击李隆仍驻劄诸罗南门外营盘。兹 六月初五日,
探得贼匪数千,聚集离诸罗城十馀里之中庄、山仔门等处,诱胁庄民,复图肆扰。随即亲率游击邱能成等同署诸罗 …… (第 464 页)
。奏入。
  上命军机大臣传谕常青、李侍尧、蓝元枚、柴大纪曰:柴大纪奏到情形,皆系五月内及六月初四、 五日
之事。其贼目蔡福攻犯诸罗,被官兵用击毙,并击碎枋军、杀死骑马贼目等事,前据常青、李侍尧先后具奏,而 (第 465 页)
  同日,柴大纪奏言:逆匪纠合南北贼众,滋扰盐水港、鹿仔草等处,图截通府要路,使文报不通,粮饷莫运,以困诸罗县城。臣经拨游击杨起麟、守备黄象新等,带兵一千馀名,驻劄盐水港。又拨千总陈邦材带兵二百名,驻防鹿仔草,与盐水港互相犄角。又派游击邱能成带兵二百五十名,一路巡哨接应。兹六月初九日,探闻龙船窝庄等处有贼匪焚抢情事,杨起麟同黄象新等,于 初五日黎明,
带兵飞赴该处。贼匪二千馀人迎敌,随督率弁兵施放鎗,打死贼匪多人,馀贼旋退旋来,被大打死百馀人,贼 (第 558 页)
官兵乏粮,已久饿病相兼,现在菜色;而火药惟以久年泥墙下段二、三尺之土拆取煎硝,每日所得有限。更加本月 初五
、六、七、八、九、十等 (第 701 页)
带担架前来舁去。午后五点钟,岩崎军医归自战地,俟伤者齐至,乃一一为之医治。维时弦月已上矣。
     六月五日
申报云:客有经商于日本者,所娶日妇有疾,延日医某君诊之。閒话间,述及台湾战事,言日军甚不利。往往进兵 (第 37 页)
                 (--见「全集」卷十一「奏议十一」。)



   致总署、天津李中堂 (光绪十一年六月初五日)
  发前奉署电:法商、教欲入粤;即告各将领及地方官,皆不愿,佥称宜稍缓。粤正裁勇,又值水灾;澎湖 (第 94 页)
  侄孙廉泉,偶录我家自顺治十一、二年嵩三公、方岳公入庠题目名次至道光三十年

廉泉止,凡七世共三十五人。前记岩叟公逸事云:致仕归,每废产,不记买主姓名;曰:恐留于后子孙找价受辱。其虑深且远哉(见冯梦桂赖有编)!又生儿诗云:生愁沉下土,得窍即先天。儿父王华,陕西三原人(见宛平查为仁莲波诗话)。秀渚公萃景楼诗警句云:云端横鸟路,天际下鱼舟(见五山志)。又记见行公甲申九月十二日六十生辰、十月初一日忌辰;白太夫人八月二十七日忌。岩叟公生于明万历辛亥十一月二十五日寅时,卒于康熙癸亥二十二年九月初八日卯时;妣白太夫人生于万历壬子正月,康熙辛未八十生辰,卒于 康熙四十一年六月初五日亥时。
又载四渼弟陈魁文采菊诗十章,章四句,为见行公寿;张映星为白太夫人寿诗序一篇、诗一章,称姻家眷弟,上款 …… (第 30 页)
  壬子夏,学官徐世昌同诸生三、四人船泊港外,候潮数日乃入。及登岸,行李甫起毕,回顾则群盗集而围其船矣。何生廷玉,省试回台,遇风不得泊,且见盗船遥集,以余朱书「禹」字焚祷于舱中天后神前,旋即转风入港。士子负笈往来无恙,皆神佑也。六月二十四、 五日,
风大作,有商大可容五十石,猝遇风,收回触礁,顷刻片板无存。舟中百馀人,齐入水匮。匮以藏淡水供茶饭 (第 71 页)
  舟次六合,得报藩师已于六月二十四日复润州。余计润城已下,藩师由陆逐北,虽步兵皆铁铠难疾趋,日行三十里, 五日
亦当达石头城下;即作书致张茂之(即所号为五 (第 2 页)
    钱公肃乐,字希声;鄞人。崇祯丁丑进士。知太仓州事,以循吏称;迁刑部郎。 乙酉,
起兵郡中,拜都御史督师,晋兵侍。从亡入闽,与郑彩忤,呕血而卒。谥「忠介」。年四十二。
    孙公嘉 (第 233 页)
绩,字硕肤;馀姚人。五世祖燧,谥「忠烈」。祖如游,大学士。登崇祯丁丑进士第,授工部主事;调职方司郎中,遭谗下狱。从徐忠襄,授「易」。踰年,起为九江道佥事。 乙酉,
大兵东渡;闰六月九日,东浙创为即墨之守。历官左佥都御史、东阁大学士。丙戌六月二十四日,卒于海外之翁洲 (第 233 页)
   复李雨亭制军、张振轩中丞 (六月初五日)
  五月初七、初十,以台湾如须添调陆军,拟令唐俊侯步队十三营前往,函商尊处,并因幼丹来信,略复及 (第 38 页)
   一一0、详报安平台濠外加筑护墙业已兴工由
                     (光绪十年六月初五日)
  为详报事。窃照职道遵议禀复安平台濠外加筑护墙以资挡护、并议旂后建旂杆处添筑台各缘由,本年 (第 266 页)
  督臣筹援筹饷,竭力经营,体国公忠,感佩无地。臣已将援师应于台南设法潜登之处密告督臣。台南北团练乡民,已令一律举办。士绅稍有乡望,皆已礼罗练勇,苟能奋杀敌师,臣皆先行记奖,声明汇保。台绅林维源远避泉厦,臣已函致督臣,就近谆催,俾令遵旨还台,共支危局。谨附片覆陈,仰慰宸怀。



   法兵已退请开抚缺专办台防摺 (十一年六月初五日)
  窃臣渥承恩命,督办台军,旋授福建巡抚,受命于战阵忧危之际,自应曲陈于军势粗定之馀。臣一介武夫 …… (第 106 页)
  窃臣久患头疾,举发不时。治兵二十年,迭乞假归在案。近六、七年更罹目眚,复经迭陈。到台年馀,感蒙风热,蛮烟瘴雨,晨夕内攻,元气既伤,目疾因之日剧。曾于本年 六月初五日
奏请开缺。八月初七日恭奉上谕:『本日已有旨令杨昌浚兼署福建巡抚矣。刘铭传督师无功,正当力图自赎,著将 …… (第 108 页)
   因病恳请开缺摺 (十六年六月初五日)
  窃臣前因手足木麻、耳目俱病,本年四月二十日奏恳赏假调理,钦奉朱批:『赏假一个月。钦此』。钦遵 …… (第 114 页)
   再请开缺摺(十六年九月初九日)

  窃臣前因患病,奏蒙赏假,嗣以病势增重,复于 六月初五日
吁请开缺,钦奉朱批:『著赏假三个月,毋庸开缺。钦此』。跪聆之下,仰见圣恩优渥,眷畀逾恒。感荷鸿慈,急 (第 115 页)
   (按此事为天下奇冤,奏内至为详晰,文墨吏乃竟拘守成案,不肯湔雪,以固人心,又何怪台民之俯从异族耶?然闻朝栋自割台后,举家改籍,朝栋仍服中朝,可不谓人杰哉!陈澹然记。)

   奏留李彤恩片(十二年三月)

  再臣接准前陕甘督臣杨岳斌咨开, 光绪十一年六月初五日
具奏遵旨确查据实覆陈一摺,六月二十三日军机大臣奉旨:『览奏均悉。李彤恩,著即驱逐回籍,不准逗遛台湾; (第 386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