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点
“江苏省南京市” 相关资源
诗库
头陀寺碑文 南梁 · 王屮
四言诗 出处:黄鹄山志卷五
盖闻挹朝夕之池(朝夕之池:大海。朝夕,潮汐。)者无以测其浅深,仰苍苍之色(苍苍之色:指天。)者不足知其远近,况视听之外若存若亡、心行之表不生不灭者哉?是以掩室摩竭(摩竭:指古代中印度摩揭陀国,为释迦牟尼佛悟道成佛处。),用启息言之津;杜口毗邪(毗邪:亦作“毗耶”。佛教语,梵语的译音,地名。),以通得意之路。然语彝伦者,必求宗于九畴(九畴:畴,类。指传说中天帝赐给禹治理天下的九类大法,即《洛书》。);谈阴阳者,亦研几于六位(六位:即《易》卦之六爻。)。是故三才既辨,识妙物之功;万象已陈,悟太极之致。言之不可以已,其在兹乎?然爻系所荃,穷于此域,则称谓所绝,形乎彼岸矣。彼岸者,引之于有,则高谢四流(四流:佛教语,流谓流而不返,谓众生由三惑之所流转,漂泊三界,而不能返于涅槃彼岸。四流又名四暴河。一见流,二欲流,三有流,四无明流。);推之于无,则俯宏六度(六度:佛教语。又译为“六到彼岸”。指使人由生死之此岸度到涅槃(寂灭)之彼岸的六种法门: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精虑(禅定)、智慧(般若)。)。名言不得其性相(性相:佛教语。性指事物的本质,相指事物的表象。),随迎不见其终始。不可以学地(学地:佛家认为是断除欲界思惑的境界。)知,不可以意生(意生:能变化生死、随意往生的菩萨境界。)及,其涅槃之蕴也。夫幽谷无私,有至斯响;洪钟虚受,无来不应。况法身圆对,规矩冥立(冥立:佛家认为法无定性,一切诸法,既唯心现,从缘而起,所以无定性,所以叫冥立。),一音称物,宫商潜运。是以如来利见迦维,托生王室。凭五衍之轼,拯溺逝川;开八正(八正:佛教谓修习圣道的八种基本法门: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之门,大庇交丧。于是玄关幽键(玄关幽键:比喻深邃的佛法。),感而遂通;遥源浚波,酌而不竭。行不舍之檀而施洽群有,唱无缘之慈而泽周万物。演勿照之,明而鉴穷沙界;导亡机之,权而功济尘劫。时义远矣,能事毕矣,然后拂衣双树(双树:娑罗双树。也称双林。为释迦牟尼入灭之处。),脱屣金沙。惟恍惟惚,不皦不昧,莫系于去来,复归于无物。因斯而谈,则栖遑大千,无为之寂不挠;焚燎坚林,不尽之灵无歇(不尽之灵无歇:意思是佛的涅槃不过是方便说法,佛性本无生无灭,无迁无变,真如常在。)。大矣哉!正法(正法:释迦牟尼所说的教法。别于外道而言。)既没,象教(象教:象,似。释迦牟尼离世,诸大弟子想慕不已,刻木为佛,以形象教人,好像佛在世,有教有行,一如正法时。)陵夷。穿凿异端者,以违方为得一;顺非辩伪者,比微言于目论。于是马鸣(马鸣:实有其人,古印度佛教学者,弘扬大乘佛法。)幽赞,龙树(龙树:实有其人,古印度佛教学者,继马鸣之后弘扬大乘佛法。)虚求,并振颓纲,俱维绝纽。荫法云于真际,则火宅晨凉;曜慧日于康衢,则重昏夜晓。故能使三十七品(三十七品:佛教正规修行的菩提分法,包括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觉支、八正道。)有樽俎之师,七十六种(七十六种:“七”当作“九”,罗什《维摩经》注曰:“摩诃,秦言大,亦言胜,亦言多。于一切众中最上,天人所宗,故言大。能胜九十六种论议,故言胜。”此处意指邪说分崩,无藩篱以自固。无藩篱之固。)既而方广(方广:大乘经典、教义的通称。其言富、其理正,故名。亦借指佛教。)东被,教肄南移。周鲁二庄,亲昭夜景之鉴;汉晋两明,并勒丹青之饰。然后移文间出,列刹相望,澄什(澄什:指竺佛图澄232—348)、鸠摩罗什344—413二高僧。)结辙于西山,林远(林远:林指支遁314—366),号道林。远指慧远334—416)。晋代二高僧。)肩随乎江左矣。头陀寺者,沙门释慧宗之所立也。南则大川浩汗,云霞之所沃荡;北则层峰削成,日月之所薄;西眺城邑,百雉纡馀;东望平皋,千里超忽:信楚都之胜地也。宗法师行洁圭璧,拥锡来游。以为宅生(宅生:犹言寄托生命。)者缘,业(业:佛教谓业由身、口、意三处发动,分别称身业、口业、意业。业分善、不善、非善非不善三种,一般偏指恶业,孽。它决定在六道中的生死轮回。)空则缘废;存躯者惑,理胜则惑亡。遂欲舍百龄于中身,殉肌肤于猛鸷,班荆者久之。宋大明五年,始立方丈茅茨,以庇经象。后军长史、江夏内史会稽孔府君讳觊,为之薙草开林,置经行之室。安西将军郢州刺史江安济阳蔡使君讳兴宗,复为崇基表刹,立禅诵之堂焉。以法师景行大迦叶(大迦叶:摩诃迦叶。释迦牟尼涅槃后,他传播正眼法藏,为佛教长老。禅宗尊他为西土二十八祖的始祖。),故以头陀为称首(称首:第一。这是说大迦叶为称举头陀的首位,所以用来作为寺名。)。后有僧勤法师贞节苦心,求仁养志,纂修堂宇未就而没。高轨难追,藏舟易远。僧徒阒其无人,榱椽毁而莫搆,可为长太息矣。惟齐继五帝洪名,纽三王绝业,祖武宗文之德,昭升严配,格天(格天:君主自称受命于天,施政行为,感通上天就叫格天。)光表之功,宏启复兴,是以惟新旧物,康济多难,步中《雅》《颂》,骤合《韶濩》,炎区九译(炎区九译:炎区即炎洲,指极远地区。炎洲是神话中的地名。九译谓多次翻译。指边远地区或外国。),沙场一候(沙场一候:意即设官镇守南北边疆。)。粤在于建武焉,乃诏西中郎将郢州刺史江夏王观政藩篱,树风江汉。择方城之令典(方城春秋时楚北的长城。由今之河南省方城县,循伏牛山北至邓县,为古九塞之一。以此指代楚国。),酌龟、蒙龟、蒙鲁国境内的龟山蒙山,指代鲁国。)之故实,政肃刑清,于是乎在。宁远将军长史、江夏内史行事、彭城刘府君讳諠,智刃所游,日新月故,道胜(道胜:语本《三藏法数》:“道胜谓菩萨以慈悲心修行六度,既自度己,复能度脱一切众生。”)之韵,虚往实归。以此寺业废于已安,功坠于几立,慨深覆篑,悲同弃井。因百姓之有馀,閒天下之无事,庀徒揆日,各有司存。于是民以悦来,工以心竞。亘邱被陵,因高就远。层轩延袤,上出云霓;飞阁逶迤,下临无地。夕露为珠纲,朝霞为丹雘。九衢之草千计,四照之花万品。崖谷共清,风泉相涣。金姿宝相,永藉閒安。息心了义,终焉游集。法师昙珍,业行淳修,理怀渊远,今屈知事任,永奉神居。夫民劳事功,既镂文于钟鼎;言皆称伐,亦树碑于宗庙。世弥积而功宣,身愈远而名劭。敢寓言于雕篆,庶髣髴乎众妙。其辞(辞:碑文前面的散文叫叙,后面的韵体赞词叫铭,此辞即赞词。)曰:
质判玄黄,气分清浊。
涉器千名,含灵万族。
淳源上派,浇风下黩。
爱流成海,情尘为岳。
皇矣能仁,抚期命世。
乃眷中土,聿来迦卫。
奄有大千,遂荒三界。
殷鉴四门,幽求六岁。
亦既成德,妙尽无为。
帝献方石,天开渌池。
祥河辍水,宝树低枝。
通庄九折,安步三危。
川静波澄,龙翔云起。
耆山广运,给园(给园:给孤独园。古印度拘萨罗舍卫城长者给孤独,以黄金向祗陀太子购得园地,为释迦牟尼修建祗园洹精舍,此精舍称给孤独园。)多士。
金粟来仪金粟:即维摩诘大士。来仪:现出容仪,出现。),文殊戾止(文殊戾止:文殊菩萨来到佛的身边。戾止:至;到。)
应乾动寂,顺民终始。
法本不然,今则无灭。
象正虽阑,希夷(希夷:虚寂玄妙。)未缺。
于昭(于:音乌,叹词。)有齐,式扬洪烈。
释网更维,玄津重枻。
惟此名区,禅慧攸托。
倚据崇岩,临倪通壑。
沟池湘汉,堆阜衡霍
膴膴亭皋,幽幽林薄。
媚兹邦后,洪流是挹。
气茂三明(三明:指宿命明、天眼明、漏尽明。),情超六入(六入:佛教理论,眼入色、耳入声、鼻入香、舌入味、身入触、意入法。)
眷言灵宇,载怀兴葺。
丹刻翚飞,轮奂离立。
象设既辟,睟容已安。
深冬燠,疏夏寒。
神足游息,灵心往还。
胜幡西振,贞石南刊。
按:《昭明文选》
悬瓠方丈竹堂飨侍臣联句诗 北魏 · 元宏
北史曰:兼中书侍郎郑道昭从征沔北。孝文飨臣于县方丈竹堂。道昭与兄懿俱侍坐。乐作酒酣。孝文乃作歌。
白日光天兮无不曜。江左一隅独未照。
愿从圣明兮登衡会。万国驰诚混内外。
云雷大振兮天门辟。率土来宾一正历。
舜舞干戚兮天下归。文德远被莫不思。
皇风一鼓兮九地匝。戴日依天清六合。
遵彼汝坟兮昔化贞。未若今日道风明。
文王政教兮晖江沼。宁如大化光四表宋弁○魏书郑道昭传。北史郑道昭传。《御览》五百七十事类赋歌赋注引《后汉书》。《诗纪》百八。)
元帝(《诗纪》云。去丹阳尹。尹荆州。) 南梁 · 萧琛
妙善有兼姿,群才成大厦。
奕奕工辞赋,翩翩富文雅。
丽藻若龙雕,洪才类河泻。
案牍时多暇,优游阅典坟。
儒墨自玄解,文史更区分。
平台礼申穆,兔苑接卿云。
轩盖荫驰道,珠履忽成群。
德音高下被,英声远近闻(○《类聚》五十。《诗纪》八十五。)
夕望江桥示萧咨议建康江主簿 南梁 · 何逊
 押萧韵
夕鸟已西度,残霞亦半消。
风声动密竹水影漾长桥。
旅人多忧思,寒江复寂寥。
尔情深巩落,予念返渔樵。
何因适归愿,分路一扬镳(○本集二。《诗纪》八十三。)
赠族人秣陵兄弟诗何思澄秣陵。) 南梁 · 何逊
 押真韵
吾宗昔多士,文雅高缙绅。
小子无学术,丁宁困负薪。
傍枝实纷乱,领袖寄亲姻。
名价齐两许闺门比三陈。
风力咸通迈,艺业并纷纶。
元方振高羽,初解巾。
自尔典名郡,所在号清淳。
齐儿敢为俗,蜀物岂随身。
禄俸不妻子,讴吟乃吏民。
孰云秽明德,惟在中圣人
若能遗酌我,称首当属仁。
仲将本特达,坎壈犹贱贫。
方成天下士,岂伊席上珍
外情或简易,内鉴甚人伦。
时然临下邑摘伏信如神。
顾余晚脱略,怀抱日湮沦
游宦疲年事,来往厌江滨。
十载犹先职,一官乃任真。
土牛竟不进,刍狗空重陈。
羁旅无俦匹,形影自相亲。
萧索高秋暮,砧杵鸣四邻。
霏霏入窗雨,漠漠暗床尘。
所思不可见,邈若胡与秦。
愿子加餐饭,良会在何辰(○本集一。《诗纪》八十三。)
早梅(《诗纪》云。一云扬州法曹梅花盛开。) 南梁 · 何逊
 押灰韵
兔园物序惊时最是
衔霜当路发,映雪拟寒开。
枝横却月观,花绕凌风台
朝洒长门泣,夕驻临邛杯。
应知早飘落,故逐上春(○本集二。《初学记》二十八。文苑英华三百二十二。万花谷后三十二作何逊诗。《诗纪》八十三。又《类聚》八十六引、开、台、来四韵。)
行经孙氏陵诗 南梁 · 何逊
 押微韵
昔在零陵厌,神器若无依。
逐兔争先捷,掎鹿兢因机。
呼噏开伯道,叱咤掩江畿
豹变分奇略,虎视肃戎威
长蛇衄巴汉,骥马绝淮淝。
交战无内御,重门岂外扉。
成功举已弃,凶德复而违。
水龙忽东骛,青盖乃西归。
朅来已永久,年代暧微微。
苔石疑文字,荆坟失是非。
山莺空曙响,陇月自秋晖。
银海终无浪,金凫会不飞。
阒寂今如此,望望沾人衣(○本集一。文苑英华三百六、景定建康志四十三并作经孙氏陵诗。《诗纪》八十三。又《类聚》四十引归、微、非、晖、飞、衣六韵。诗人玉屑八作行孙氏陵。引晖一韵。)
何录事諲之诗十章 南梁 · 虞羲
四言诗
历历斗维,王畿所止。
滔滔灊汉,天步之纪。
金耀圆图,玉澈方汜。
蕴灵擢秀,载笃君子。(一章)

于穆君子,左角佩觿。
从群竹骑,取俊游儿。
昂昂千里,宛宛长离。
同规同矩,异雄守雌。(二章)

早弃幼志,夙耽强学。
唯道是修,何土不乐。
将英竹箭,聊游稽岳。
容止可观,进退可度。(三章)

有德有行,如圭如璋。
乐山乐水,令问令望。
辞家观国,为龙为光。
唯兄唯弟,元方季方。(四章)

汉北张生,洛阳贾子。
秩宗是佐,淑问不已。
佥曰允谐,肃恭帝祉。
于斯为盛,齐称得士。(五章)

如宿,上阁如云。
握兰正典,执笔司文
方瑜等润,比争芬。
能照时宰,绩著人君。(六章)

帝子南牧,孔殷是抚。
白水悠悠,青原庑庑。
贲之束帛,不日来取。
如马如枚,长裾上府。(七章)

咨余下走,中田获菽。
乃裹糇粮,遂去乡塾。
既曰觏止,朝游夕宿。
如佩,久知芬馥。(八章)

共化之选,古谓惟良。
能柔下邑,必惠上邦
大君有命,朱襮绣裳。
方同汲子,重淮阳(九章)

嘉命显承,方驾兰汜。
如彼飞鸿,抟风千里。
极目宁皋,劳心无已。
苏歌有慰,逖听倾耳(○文馆词林百五十八作南齐虞羲。)(十章)

估客乐 其一 南齐 · 释宝月
 押尤韵
大艑珂峨头,何处发扬州
借问艑上郎,见侬所欢不(○《乐府诗集》四十八。《诗纪》六十二。)
估客乐 其二 南齐 · 释宝月
 押药韵
初发扬州时,船出平津泊。
五两如竹林,何处相寻博(同上)
泛舟横大江 南梁 · 萧纲
 押微韵
魏文帝饮马长城窟行曰:泛舟横大江。讨彼犯荆虏。
沧波白日晖,游子出王畿
旁望重山转,前观远帆稀。
广水浮云吹,江风引夜衣。
旅雁同洲宿,寒凫夹浦飞。
行客谁多病,当念早旋归(○文苑英华百九十三。《乐府诗集》三十八。《诗纪》六十七。)
烽火楼 南梁 · 萧纲
 押庚韵
耸楼排树出,却堞带江清。
陟峰试远望,郁郁尽郊京。
万邑王畿旷,三条绮陌平。
亘原横地险,孤屿派流生。
悠悠归棹入,渺渺去帆惊。
水烟浮岸起,遥禽逐雾征(○《类聚》六十三。文苑英华三百十一。《诗纪》六十八。)
朱鹭 南北朝 · 苏子卿
 押微韵
玉山一朱鹭,容与入王畿
欲向天池饮,还绕上林飞。
金堤晒羽翮,丹水浴毛衣。
非贪葭下食,怀思自远归(○《类聚》九十二作朱鹭诗。文苑英华二百六。《乐府诗集》十六。《诗纪》百七。)
时人为刘劭刘骏 南北朝 · 无名氏
 押庚韵
《魏书》曰:义隆太子劭始兴王休明等斩义隆。讨之。擒休明并枭首大桁。男女一皆从戮。时人为之语曰:
遥望建康城,江水逆流萦。
前见子杀父,后见弟杀兄(○魏书岛夷刘义隆传。)
陵欣歌 南北朝 · 无名氏
 押词韵第三部
《异苑》曰:建康陵欣。景平中死于扬州作部。克辰当葬。作部督梦欣曰:今为狱公姥。祖夕有期。莫由自反。劳君解谢。令得放遣。督不信。夜后又梦。言辞转切。因歌一切云云。督觉为谢神。从此便绝。
生时世上人,死作狱中鬼。
不得还坟墓,灰没有馀罪(○《御览》六百四十三。)
侯景时的脰乌童谣 南北朝 · 无名氏
南史曰:侯景既克建邺。修饰台城及朱雀宣阳等门。童谣曰:
的脰乌。
拂朱雀。
还与吴(○南史侯景传。《诗纪》九十七作景时童谣。)
陈初童谣 南北朝 · 无名氏
 押纸韵
隋书五行志。陈初有童谣。其后陈主果为韩擒所败。擒本名擒虎。黄斑之谓也。破建康之始。复乘青骢马往返。时节皆应。
黄斑青骢马,发自寿阳涘。
来时冬气末,去日春风始(○隋书五行志。又隋书韩擒虎传。北史韩擒虎传作江东谣。《御览》八百九十五引《陈书》。《诗纪》百七作江东谣。)
民间为奚显度 南北朝 · 无名氏
 押陌韵
南史曰:大明中。有奚显度者为员外散骑侍郎。孝武尝使主领人功。而苛虐无道。动加捶挞。暑雨寒雪。不听暂休。人不堪命。时建康县考囚。或用方材压额及踝胫。故民间有此谣。又相戏曰:勿反顾。付奚度。其暴酷如此。
宁得建康压额。不能受奚度拍(○《宋书》戴法兴传。南史戴明宝传。《诗纪》五十五作大明中谣。)
清溪 南北朝 · 无名氏
 押庚韵
《异苑》曰:檀道济居青溪。第二儿夜忽见人来缚己。欲呼不得。至晓乃解。犹见绳痕。先是吴将步阐所居。谚云云云。青溪。青扬是也。自步及檀。皆被诛。
扬州青。是鬼营(○《太平广记》三百二十四。)
东昏侯时宫中谣 南北朝 · 无名氏
南史曰:初。左右刀敕之徒悉号为鬼。宫中讹云云。当时莫解。梁武平建邺东昏死。群小一时诛灭。故称为诸鬼也。俗间以细剉肉糅以姜桂曰肃刂。意者以凶党皆当细剉而烹之也。
赵鬼食鸭肃刂。诸鬼尽著调(○南史茹法珍传。)